<listing id="rzp5n"></listing>
<var id="rzp5n"><strike id="rzp5n"><thead id="rzp5n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rzp5n"><span id="rzp5n"><var id="rzp5n"></var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rzp5n"></menuitem>
<var id="rzp5n"></var>
<var id="rzp5n"><video id="rzp5n"><thead id="rzp5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zp5n"><strike id="rzp5n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rzp5n"><strike id="rzp5n"><listing id="rzp5n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zp5n"><video id="rzp5n"><thead id="rzp5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zp5n"><video id="rzp5n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rzp5n"><strike id="rzp5n"><listing id="rzp5n"></listing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rzp5n"></var>
<var id="rzp5n"><video id="rzp5n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zp5n"></cite>

完整版;《嫡女在上》——全文免费阅读

2019-11-07 16:31:12

▲【热门力荐】【经典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加贴网盘+限时免费+番外】

  《嫡女在上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【完结+番外】「百度云+无删减」。

  《嫡女在上》目录

  第1章 免费

  第2章 免费

  第3章 免费

  ......

  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07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
  搜索微信公~众~号【白鹭文阁】

  关注后回复 书号:【128】即可阅读全文。

  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阿夜惟命是从,连忙就下了地,也不敢喊冷,蜷缩着身子就躺在了床脚下。

叶千玲吞了口口水,这才发现自己也是脸红心跳的,身体都有些燥热,麻蛋,日了狗了见了鬼了,竟然叫一个傻子占了便宜!

叶千玲把衣服全都穿好,这才重新缩回了被窝,可是阿夜下床之后,被窝就四处漏风,怎么都捂不热了。

不一会儿叶千玲就冻得手脚冰冷,简直像是小龙女睡在寒玉床上,可是本姑娘不练玉女心经啊,哪里扛得住这么冷!

倒是阿夜,就那么缩在床脚,居然又睡着了,还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。

“傻子!”叶千玲骂了一句,背过身去又扯了扯身上的破棉絮,“真特么冷??!要是有条羊毛毯子就好了……”

叶千玲看了看家徒四壁的破房子,想到自己前生精心布置的奢华工作室,阁楼上还有舒适的休息室,那里面有两条客人前几天才送的澳洲羊毛毯,暖和得简直烧人,以前真的是不知道珍惜??!

这么一想,叶千玲只觉得眼前一黑,转瞬又是一亮,竟然置身在自己的工作室之中!

“这是怎么回事?不会吧?!带着工作室空间一起穿越了?!该不是冻傻了,跟卖火柴的小女孩一样在做梦吧?”叶千玲不敢置信,连忙掐了掐自己的胳膊,“疼??!”

为了确认这工作室真的跟自己一起穿越了,叶千玲又闭上眼睛,回忆着阿夜的破房间,再一睁眼,果然又回到了破房间。

“再来一次我就信了!”叶千玲又闭上眼睛,努力想着工作室的画面,“芝麻开门!可别耍我??!”叶千玲再度睁开眼,只见面前是琳琅满目的护肤品,化妆品,医疗美容器械……

“工作室真的跟我一起穿越了!”叶千玲高兴的手舞足蹈,第一件事就是登登登跑到阁楼上,把两床羊毛毯子都抱了起来,只怕扛不住冻又把平时屯放在床头的一盒暖宝宝也翻了出来。

再回到阿夜的破房间,叶千玲把贴身衣服都贴上了暖宝宝,又把羊毛毯裹在身上,这下浑身都暖洋洋的,再也不冷了。

正躺得笔直准备入睡,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低头看了看地上的阿夜。

这个傻子,那么高大的身子,现在却瑟瑟缩缩的卷成了一团,双手还紧紧地抱着胸口,身子也在微微发抖,看来是真的冷。

叶千玲撇撇嘴,扔了一床羊毛毯到他身上,这才睡下。

第二日叶千玲又早早起来,将两床羊毛毯都收起来,又藏进了工作室空间里,这才把阿夜推醒了。

“傻子!起来!”

阿夜傻乎乎的揉揉眼睛,这才清醒过来,“娘、娘子,你醒啦?”

“没醒难道我是在梦游?”大白天的,叶千玲看到阿夜的丑脸,只觉得比昨晚黑灯瞎火的时候还丑,不由得又是一股无名火。

阿夜大概也是知道自己这张脸丑,不敢在叶千玲面前晃悠,“娘子,你在这里等着,我去给你打点儿热水来洗脸?!?

见阿夜还算懂事,叶千玲消了点气,“去吧,快点?!?

阿夜转身就要往走,叶千玲又想起什么,连忙把他喊回来,凑到他耳边低声嘱咐了几句。阿夜只顾点头,鼻尖却又嗅到叶千玲身上那股淡淡的香味,刘寡妇没给他娶媳妇之前,天天让他睡牛棚的,闻的都是牛屎味儿,哪里闻过这么好闻的味道?

闻着闻着,阿夜的脸色就红了。

叶千玲见他脸色通红,忍不住皱起眉头,“你又怎么了?”

“没、没什么……”阿夜一溜烟儿跑出去,比兔子都快,半点儿不敢停留。

“傻子!”叶千玲白眼翻出天,心想着果然是朽木不可雕,好在自己下定决心要逃离刘寡妇家,不用真的跟这傻子过一辈子,要不不被他的脸丑死,也能被他的傻气死!

阿夜这一去,叶千玲左等右等也没见他回来,不一会儿倒是听到外头一声接一声的吵嚷声,不由叹口气:傻子就是傻子,打个洗脸水都做不好!

只好自己起身往外走去,想看看发生了什么。

一出门却看到阿夜浑身湿透,淋在身上的水还冒着热气,而刘寡妇拿着个铜瓢,追着阿夜打,那铜瓢沉甸甸的,敲在阿夜的脑门上,发出崩崩的声音,听着都疼,阿夜不敢还手,被打得吱哇乱叫,满院子乱跑。

“你个傻子,要翻天啦?竟敢把我和秋儿的洗脸水端走?叫你端,叫你端!”刘寡妇一边打一边骂着。

叶千玲立刻就明白了,肯定是阿夜想给自己打洗脸水,结果动了刘寡妇的热水,她就追过来打他。

一点热水就这么打人!太过分了!

叶千玲走上前,一把夺过刘寡妇手里的铜瓢。

原主的身体只有十五岁,本不是身强力壮的刘寡妇对手,只是刚才刘寡妇一门心思追着阿夜,没注意到她,所以让她得手了。

“打够了没有?”叶千玲冷冷的问道,她倒不是心疼傻子,只是现在她跟傻子是名义上的夫妻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??!

  搜索微信公~众~号【白鹭文阁】

  关注后回复 书号:【128】即可阅读全文。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坊子信息网版权所有
手机棋牌微信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