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listing id="rzp5n"></listing>
<var id="rzp5n"><strike id="rzp5n"><thead id="rzp5n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cite id="rzp5n"><span id="rzp5n"><var id="rzp5n"></var></span></cite>
<menuitem id="rzp5n"></menuitem>
<var id="rzp5n"></var>
<var id="rzp5n"><video id="rzp5n"><thead id="rzp5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zp5n"><strike id="rzp5n"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rzp5n"><strike id="rzp5n"><listing id="rzp5n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var id="rzp5n"><video id="rzp5n"><thead id="rzp5n"></thead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zp5n"><video id="rzp5n"></video></cite>
<cite id="rzp5n"><strike id="rzp5n"><listing id="rzp5n"></listing></strike></cite>
<var id="rzp5n"></var>
<var id="rzp5n"><video id="rzp5n"></video></var>
<cite id="rzp5n"></cite>

《极品高手韩云》全章节目录;全文免费阅读

2019-11-07 16:47:16

▲【热门力荐】【经典版+番外】【推文+百度云+加贴网盘+限时免费+番外】

 《极品高手韩云》全文在线免费阅读【完结+番外】「百度云+无删减」。

 《极品高手韩云》目录

 第1章 免费

 第2章 免费

 第3章 免费

 ......

 凰网科技讯 北京时间11月6日消息,据路透社报道:

 搜索微信公~众~号【名文阁】

 关注后回复 书号:【473】即可阅读全文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街道上,行人寥寥,一辆银白色的别克GL8,以不快不慢地速度行驶。

车内,林国栋,何丽,林依依,林琬君,韩云坐在里面。

没有人说话,没有人吭声。

车内,陷入了一种奇异的沉默。

今晚发生的一切,对林家人来说,就如同过山车一般,让他们的心情跌宕起伏,时惊时喜。

先是被马浩杰挑衅,从来都是忍气吞声的废物女婿韩云突然反抗,接着心如蛇蝎的霞姐出现,最后引出金花市大佬杨振。

最不可思议的是,在这场事件中,一直被何丽看好的马浩杰,到后面却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小角色。

他跪在地上,噤若寒蝉,堂堂骏马集团之子,犹如丧家之犬。

反倒是这个不被人看好的韩云,却大出风头,甚至临走前,还被杨振邀请下次一起吃饭。

这一幕幕,对何丽等人而言,就像是一次撞击。

巨大的撞击。

许久,丈母娘终究是忍不住了,开口问道:

“韩云啊,那个杨振……和你是什么关系?”

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,仿佛在听什么国家机密一般。

韩云微微一笑,说道:

“我不认识他?!?

何丽眉头一皱,说道:“不认识他,那人家为什么要帮你?”

“他帮我,只是看在我一个朋友的面子上?!焙苹卮?。

“朋友?是那个叫什么李玄冥的?”何丽诧异道,“对了,那个李玄冥是什么来头?竟然能让杨振这样的人物都对其毕恭毕敬,甚至还主动下跪?”

韩云摸了摸鼻子,苦笑道:“这个……我也不是很清楚,当初我也是因为一次巧合,无意中和李玄冥结交?!?

“那你还有那个李玄冥的联系方式吗?”何丽一脸期盼地问道。

韩云摇了摇头:“没了,我说了,我和他不过是一面之交?!?

何丽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,哼了一声,说道:“真是没用,连人家联系方式也不知道要一个,这样的大人物若能攀上,以后咱们林家何愁在其他人面前低三下四?”

林琬君有些看不过去了,责怪道:“妈,今晚可是多亏了韩云,你怎么还说他不是呢?”

“怎么,难道我还得感谢他不成?”何丽冷笑出声,“你也听到了,人家杨振是看在那个李玄冥的面子上,才放过我们一马,跟他韩云没半点关系……今天在包厢里他打了马浩杰,这事你以为就这么结束了吗?以马浩杰的性格,要弄垮咱们林家只是分分钟的事?!?

林琬君还要争辩,一旁的小姨子阴阳怪气道:“妈说的没错,这扫把星就知道给咱们林家添乱,他以为仗着和那李玄冥有几分交情,就能为所欲为,却不知道人情这种东西,根本就是用一次少一次?!?

“今天杨振给你面子,不代表以后还会给,万一马浩杰真要报复咱们林家,到时候我看你怎么收???”

面对小姨子和丈母娘的冷言讥讽,韩云眉头皱起。

他实在没想到,自己出手帮了林家,到最后却成了自己的错?

真是可笑之极!

当然,现在的韩云,还不屑于去和两个女人计较。

“放心吧,马浩杰若是敢来,我定让他有去无回?!焙频厮档?。

何丽怒道:“行了,你这废物今晚出了点风头,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?”

“就是说啊,杰哥虽然比不上杨振,但也绝不是你这个废人可以比拟的,还让人家有去无回?你一天不吹?;崴缆??”林依依冷笑讥讽道。

“你们有完没完?”

林琬君终于忍无可忍了,生气地说道:“你们左一句废物,又一句废物,今天要不是韩云,我们都不一定能完好无损地走出去,你们不感激他也就罢了,还这么说他?”

何丽和林依依有些诧异。

放在以前,无论她们怎么侮骂韩云,林琬君尽管脸色不好看,但以她的性子绝不会去为其争辩,哪像今天,从头到尾都在帮韩云说话,简直古怪之极。

接下来的路途,再没有人吭声。

而林家也把这一次风波的化解,全部归纳为那个叫“李玄冥”的神秘男子。

韩云,在她们的心目中的地位,依旧没有多少提升。

……

……

回到家里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3点多了。

早已疲惫不堪的众人,随便洗漱了一番,就回到各自的房间休息去了。

韩云跟林琬君的房间是分开的,两人并没有住在一起。

甚至八年过去,只有夫妻之名,却没有夫妻之时。

这一切,都是拜何丽所赐。

林琬君的性子属于那种逆来顺受的类型,从小到大,她的人生就是被何丽所安排,没有想过反抗,没有想过挣脱,与刁蛮泼辣的林依依相反,这是个骨子里更像古时传统的温婉柔弱女子。

在和韩云结婚后,何丽严厉要求林琬君不许和韩云发生关系,甚至连房间都必须分开睡。

林琬君虽然一直很听父母的话,但也觉得何丽这个做法太过荒唐,抗议了几次后,因为何丽以死相逼,最终也只能作罢。

何丽不喜欢韩云,从第一次见面就不喜欢他,甚至到了十分厌恶的地步。

她想不通,公公林文山为什么一定要让女儿嫁给韩云?

这个老头,是不是老糊涂了?

虽然那时候的韩云并没有残疾,但他穷啊,没钱啊。

林家再不济,好歹也算是中产家庭,加上女儿长得这么漂亮,不知道多少富二代排队上门提亲。

嫁给谁不好,为什么要嫁给一个穷得叮当响的韩云?

林文山还未去世之前,毕竟威严还在,尽管何丽心中百般不愿,但也不敢说个“不”字。

面对林琬君的婚姻,她只能选择忍气吞声。

只是,婚后几个月,林文山因为一场大病去世,何丽就像老虎称霸王一般,再无忌惮,卯足了劲对韩云百般辱骂,刁难,甚至责令女儿不许和其发生关系,且睡觉还要专门分房。

明明是夫妻,在家中相处的却犹如陌生人一般。

不知道的的人,还以为是韩云身体有“缺陷”,所以才将他隔离开来。

何丽这一手算盘打得好,自然是为了有一天女儿“想通了”,或者废物女婿被羞辱的“无地自容”,两人签订离婚协议,然后给女儿另寻新伴侣。

这新伴侣,就算不是马浩杰这种超级富二代,也绝不能是像韩云这种的穷小子。

哪知一晃八年过去。

韩云就像个只受气不出气的木偶人一样,完全没有“自知之明”地选择离开。

至于林琬君,更是让何丽“恨铁不成钢”。

要说之前韩云只是穷,但起码没有残,后面连腿都瘸了,何丽就想不通了——为什么女儿还不肯和韩云离婚?

这种废物,到底哪点好?

当然,林琬君也是有底线的。

你可以让我和他分房睡,你可以让我不和他发生任何关系。

但是离婚——免谈!

兴许是一向温顺如小绵羊一般的女儿偶尔的“坚持”,何丽也不好再逼迫下去,导致算盘一直无法得逞,这也使她对韩云更是怨恨不已。

……

韩云刚回到自己的房间,门忽然就被轻轻敲响了。

他打开门,惊讶地发现居然是林琬君。

林琬君刚洗完澡,如瀑布一般的长发湿披散酥肩两侧,幽香扑鼻,身上仅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,两条修长白皙的大长腿裸露出来,配合那红晕羞涩的脸蛋,水汪汪的眸子,就连心如止水的韩云也不禁心神恍惚,感慨自己这老婆确实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的大美人,难怪马浩杰这厮能耐着性子追求她数年都不放弃。

“有什么事吗?婉君?!?

韩云问道。

“对不起?!?

林琬君眼眶一红,紧紧地咬着嘴唇。



 搜索微信公~众~号【名文阁】

 关注后回复 书号:【473】即可阅读全文。


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Copyright? 2015-2020 坊子信息网版权所有
手机棋牌微信群